盘点4G:FDD发牌无碍TD-LTE发展

体育9个月前发布 ooozhi
72 0 0

2014年12月4日,正值中国4G发牌商用一周年,作为通信行业非知名自媒体comobs,近期也将展开2014年年底盘点——聚焦4G。

12月3日下午17:00,comobs与TD产业联盟杨骅秘书长展开了为时20分钟的对话,涉及频率、运营、系统、终端、芯片和专利等多个热点话题,尽管时间短暂,但有许多观点值得分享,comobs现将对话中的干货整理如下:

更短的时间建设一张4G精品网

中国移动去年年底规划2014年建成50万4G基站,发展用户超过5000万。年中,中国移动调整了这一计划,今年下半年加量建成总计70万4G基站。业界对中国移动的4G网络建设一直持有不同看法,包括comobs在内的一些自媒体也一度认为这是“大跃进”。

杨骅表示,LTE商用前后,业界对于它到底能够给用户带来多大网速的体验提升,认知并不一样。伴随着4G网络商用部署,尤其是下半年用户使用移动互联网的习惯逐步形成,促进了流量和业务应用的快速发展,促使中国移动加速4G网络建设,更快的拉动产业链发展,同时提供一个完善的用户体验环境。

“用户的竞争就是体验的竞争,取决于两方面:网络覆盖和终端。”

在网络层面,中国移动下定决心将4G打造成精品网,首先是加快网络覆盖,避免如在TD-SCDMA阶段用户感觉覆盖不佳的状况出现。其次,中国移动4G策略与很多客观因素相关。其中,三家运营商在存量市场上存在激烈的竞争,作为有实力运营商,中国移动可以在更短的时间内建设一张更好的网络,以保持4G领先的优势。

谈及TD-LTE三期网络建设重点,杨骅表示,前几期解决的是城区覆盖,三期重点解决的是城区热点地区容量的扩充,以及边远地区的连接和覆盖,TD-LTE室内覆盖是城区解决容量扩充问题的一部分,三期建设城区的宏基站新增建设会大幅减少。

TD-LTE市场最大的变数取决于网络覆盖的质量。面对未来一年中国电信、联通4G绵绵不绝的攻势,杨骅坚信,中国移动先人一步的4G网络建设、经验及能力,一定会使得中国移动的TD-LTE网络优于其他制式的网络覆盖。

4G终端发展:TDD阵营占据优势

目前,支持TD-LTE手机款型从20款增加到617款,其中千元智能机从零起步增加到360款。从新增款型数量看,这远远高于中国移动去年在广东合作伙伴大会上透露的保守预估。

今年在4G终端发展方面,中国移动采取了三模五模并行发展的策略。杨骅认为,每个阶段的产业发展都有一个过程,4G时代五模终端是终极目标。在初期,五模终端的成本相对三模一定会高,需要规模的拉动才能逐步降低成本,五模中多出的两模加大了开发和测试等环节的工作量。中国的用户市场呈现多样化,不仅仅有高端的漫游用户,还有大量中低端的客户,他们对于价格更加敏感。

4G发展初期,三模+五模针对不同的用户市场是一个很好的结合,五模针对中高端,三模针对中低端,在价格上形成差异化,此举加速了4G用户的发展,在比较短的时间里拉动用户快速发展,从而形成规模效应促使成本下降。如果4G商用初期终端只有五模,意味着价位相对较高,将延缓中低端客户进入4G市场的节奏,难以促使存量的2/3G用户向4G转网。

三模+五模组合拳形成了中国移动4G终端独特的竞争力。TD-LTE终端支持五模,与FDD阵营主导的终端无差异,杨骅认为,某种程度上,TD-LTE市场更有优势,三模终端的存在能够拉动低端客户的转网和升级。

明年TD-LTE海外市场有更大发展空间

伴随着中国移动的发展,国际市场的TD-LTE也在加速。“根本的原因在于国外的运营商是没有能力带动产业链这样快速发展,中国移动几十万基站的建设,使得规模成本效应显示出来,后期国外运营商一定会加速。”

上个月,在上海召开的移动宽带论坛同期,TD产业联盟低调组织了海外运营商与中国终端企业的沟通对接,让海外运营商能够零距离接触低成本、多样化的TD-LTE终端。

需要指出的是,国产终端出海,专利是永远绕不过的话题。

谈及高通反垄断调查、小米联合联芯生产芯片、以及小米等互联网手机被诉专利诉讼等热点话题时,杨骅表示,国内企业没有必要去打专利战,但是国内企业需要开始尊重知识产权,在产业发展过程中形成知识产权的合作,必须依托市场规则。

“即使是相互免费,也要做授权,必须从法律的角度去完成相应的流程和手续,对于后续的创新也是保护和激励。”

小灵通频率给予中国移动更合适

在频率方面,随着小灵通用户的退网,TDD频率花落谁家?杨骅表示,回答这个问题涉及多方因素。

小灵通频率在3G时代明确是划分给TDD使用,虽然没有明确分配给中国移动,但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在3G时代没有及时将这段频率清理出来,对于TD发展是有影响的。中国移动希望争取到这一段频率资源用于TDD发展,但电信、联通因为这一段频段能够形成组网的优势也不愿割舍。

“我个人的观点是,中国移动使用这段频率可能会更好”。移动宽带很重要的诉求之一是要在比较宽的频谱上面提供更大的数据量。如果小灵通频谱还各自归电信联通,对于每家其实很窄,还有干扰等等因素,难以发挥4G的优势,不如集中起来使用的频谱利用率高。但最终需要看无线电管理局的决策,频谱使用涉及的不单是效率问题,还有很多错综复杂的因素,需要统筹来考虑。

针对中国移动正在考虑将2G网络腾出的900MHZ和1800MHZ频段用于4G网络,杨骅表示,900Mhz和1800MHz对于中国移动用户发展而言,“成对但带宽并不宽,未来可作为单一频段或FDD频段使用。”

杨骅表示,从中国移动现有的TD-LTE网络规模看,在解决容量问题方面用TDD可以很好的支撑,未来如果将900MHz用于FDD,对于郊区覆盖也是有利的。

“但900MHz用于FDD还是TDD并不重要”,过去TDD和FDD的差异更多的是产业化的进程问题,现在TDD与FDD产业化进程没有根本差异,在相同的技术版本上功能与性能都是一样的,对于运营商的选择应该更简化一些。

话题一度延伸至5G,杨骅说, 5G光有制式统一,频段不统一也是很痛苦的,带来的设备和终端复杂程度的提升,而频谱资源的协调往往也是非常困难的。

此外,业内媒体传言700MHz可能将用于4G网络覆盖。杨骅对此表示,700MHz在于电视模转数需要一个过程,未来700MHz的用途是什么,需要广电明确是否会用于更好的应用,这不是部委层面所能解决的问题,频谱规划主要需要从国家发展战略发展角度去决定。

FDD发牌无碍TD-LTE市场发展

谈及设备系统方面的话题,杨骅表示,3G时代通过自主创新,国产设备商形成了发展能力,但能力释放是有限的,国产设备商在全球的整体规模市场份额是有限的。

LTE时代,TDD与FDD是并行向前发展,系统设备企业整体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例如华为、中兴在原有的基础上有了更大的提升,在TDD的市场中占据了相当高的份额,在FDD市场也有了很好的竞争力。同时,很多国际厂商进入了TDD的阵营中,既对国内厂商形成冲击促进,又进一步提升了国内TD-LTE产业化和市场化的能力,使得原有TD-LTE市场化预期缩短了很多。

此前,有媒体报道,今年年内FDD即将发牌。杨骅表示,FDD发牌对于国内企业和TDD市场不会有太大的影响,TD-LTE目前发展并不处于劣势地位。

“3G时代影响会很大。原因在于,TD做标准的时候,FDD正在做试验网;TD产业化的时候,FDD全球大规模商用;当TD商用的时候,FDD已经成熟商用8、9年了。当时两者成熟度上会有很大的差异,对市场会有很大影响。”

但TD-LTE走到今天,已经赶上了LTE FDD提前TD-LTE两年商用的进程,系统设备(TD-LTE基站总量)基本与FDD持平,年底会略超出FDD。发展的用户数方面,TD-LTE约为LTE FDD的20%。

“由于成熟度上没有差异,用户体验是一样的,预计到明年年终这两者的数据会更加接近”,杨骅表示,此时是否发FDD牌照对于TDD产业没有多大影响,其次,用户也不会关注到底使用的是TDD还是FDD。

2014年:4G实现用户结构的平滑交替

在4G商用后的第11个月,即2014年10月,工信部发布的该月通信业经济运行数据中透露出一个明显的信号,10月份3G用户净减85万户,首次出现负增长。而中国移动在该月的业绩数据中显示,10月3G用户总数2.43亿户,较上月下降157.1万户。10月也是中国移动商用3G业务以来的首次下降。尽管两组数据在统计口径上存在着区别,但也有一定的联系。

这个主要与中国移动的策略有关。杨骅称,今年上半年依然是3G高速发展期,也是4G起步阶段,但上半年推动4G规模商用的难度会很大,尤其是当时4G网络建设相对不健全,如果大规模推广4G终端,用户口碑不会带来正面影响。下半年,伴随4G网络覆盖到一定程度,中国移动推出了4G新套餐,流量包的门槛从40元降至30元,4G组合套餐门槛从88元降至58元,并增加了套餐内流量,流量单价最高降幅50%。

“下半年,用户使用4G手机和移动互联网应用,又促进了网络热点区域的扩容”,杨骅表示。同时,由于三模和五模手机兼容2G、3G和4G,一款手机可以满足不同用户对于网络体验的需求。10月以后,3G用户的减少并不意味着3G用户的流失,但单纯的3G终端缺乏竞争力,大力去发展3G用户缺乏后续演进的能力,因此,下半年中国移动和终端厂商均将终端转向了4G市场。

对于未来一年的4G发展,中国移动相关高层透露,2015年该公司4G基站将超百万个,4G用户数将突破1.5亿户。杨骅则认为,从系统设备(网络规模)发展的角度,预期数据比较客观的,但从终端用户的发展角度看,数据趋于保守。 盘点4G:FDD发牌无碍TD-LTE发展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